首页 | 留言 | Tags | RSS
Loading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散文随笔 > 正文

小吃闲笔

作者:hgq13994344156 来源: 日期:2017/11/28 11:07:54 人气:64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

小吃闲笔

韩贵全

豆腐干

    如果稍微留心一下,不难发现,县城里每天销量最大的美食,极有可能就是豆腐干了。永安街、延陵路、西关、北道岩,到处都是豆腐铺,到处都是买豆腐干的。广告牌上有叫五香的,也有叫六香、八香甚至是叫老香的。总之,广灵豆腐干,就一个字——香!

记得小时候,村里豆腐铺煮豆腐干的调料,似乎也就小茴香一种。但出锅的豆腐干,透着鼻子地香。锅口上吃豆腐干,卷上皮子,蘸上盐水,现在想起来,都涎水四流。不过,那时的豆腐干胚子,需拿到屋外去晒。豆腐干,夏天有蚊蝇之扰,失之于卫生;冬天光线不足,晾晒效果欠佳,吃起来不够筋道。现在的豆腐铺,豆腐干胚子已不再靠太阳晒,而是放进烤箱里去烤。烤好的豆腐干胚子,白中泛黄,用清水洗净,倒进锅里,加上调料,急火沸煮中,汤花上下翻滚,满屋溢香。

老人们说,广灵豆腐干之所以筋道耐嚼、唇齿留香,在于当地水土。的确,超市里所出售的袋装外地豆腐干远不及本地的口感。还有就是,也有本地人去外地开豆腐铺的,哪怕是工艺与在广灵无丝毫差别,但豆腐干怎么也做不出广灵的味道。

自然而然地,广灵豆腐干就成了抢手货,成了别无分店的独家买卖,为在外地生活的广灵人及其亲友所认可并钟爱。往往不到下午4点,几家出了名的豆腐铺豆腐干便告售罄。在大包小包、手拎肩挎中,家乡的味道,满载亲情,一路远行。

有次在大同出差,步行至四牌楼旁一巷口时,忽然听到了“广灵豆腐干”的叫卖声。那叫卖声像集结号,一霎那,人头攒动,聚集如蚁;那叫声卖像远方的呼唤,透着亲切,也透着欣喜。

饸饹

县城里给人的感觉是两类铺子数量最多,一类是卖豆腐的,一类是卖饸饹的。饸饹铺往往与卖煎饼的紧挨着。吃饸饹的人大多会顺手拿张煎饼泡在碗里,蘸着汤水与饸饹一起吃。饸饹摊摆设基本雷同,靠墙一口大锅,侧置一长条桌,桌前一长条凳。桌上两大漆盘,分别放着饸饹、粉条。挨着漆盘一溜漆盆,分别盛着盐水、酱油、醋、辣椒油。也有盛葱花、香菜的,不一而足。

饸饹铺,早中晚都有人光顾,但以早晚为主。吃饸饹,多数人喜欢吃现压的,现压出来的饸饹筋道,有嚼头;吃饸饹,还离不开好汤水,佐料里,特别是辣椒油要香。好辣椒油不仅不辣,而且油香四溢,颇引人的口腹之欲。晨练路过的、早起做工的,一碗热腾腾的饸饹,打打尖,既快捷又方便。到了晚上,也有在饸饹铺就着饸饹、鸡蛋、豆腐干、炸豆腐喝酒的。酒是那种价格较低的小瓶装白酒或啤酒。其实,老板也许是讨厌人们喝酒的。喝酒人不只酒话躁耳,还影响生意。曾经就见过一次,两位对饮者在卖饸饹的白眼中,面红耳赤,踢吐纵横。

卖饸饹大概是人们发家致富的一条捷径。近几年,新开的饸饹铺超多。据传言,北关街头一郭姓老者,饸饹铺就开了多半辈子。积年累月,早出晚归,挣来的钱不仅资助了儿子,还圆了孙女的大学梦。老郭的饸饹,味道地道,只是近期老人不常见了。

近几年,随着物价的猛涨,饸饹已由原先的每碗一元,涨到了现在的三至四元。即便如此,在所有的小吃中,饸饹仍是最便宜的。不管是曙光微露的晨曦,还是华灯初上的傍晚,饸饹铺总是食者如云,滋溜声四起。也许,那被咂摸细品的饸饹中,不只蕴藏着饱欲过瘾的惬意,还有沧桑岁月里的斑驳陈迹。

骡子肉

广灵特产中,骡子肉算是价格较贵的,现在已卖到每斤50元了。正因为其价格较贵,所以街上卖骡子肉的远没有卖猪头肉的摊点多。

骡子肉基本上是下午入锅蒸煮,4点左右才上街待售的。一高脚桌上,肉、肠、肝、肺次第排开,热气腾腾,光鲜诱人。卖肉的站在桌后,手拿一剔骨刀,袖面油污,热情问询,但并不吆喝。去地早了,兴许还能碰上剔了肉的骨头。20多元一袋,尝过几次,味道鲜美,确是不错的下酒菜。

每次在饭店就餐,特别是有朋友自外地返乡,总会上一盘骡子肉。顺手挟起一片,放进嘴里,嚼着嚼着,不觉就走了神。那鲜亮的色泽、细腻的肉质、醇厚的味道,总会让人思绪横飞,浮想联翩:这筋道耐嚼,香气四溢的骡子肉,也许会穿上精美的外装,跋山涉水,让更多更多的外地食客认识并青睐呢。也许,慕名而来的人们会越来越多,广灵这座小小的县城会越来越热闹。

县城里有一家卖骡子肉的,兄弟三人各有店铺,但老太太当家。据说,熬肉的汤是老汤,熬出的肉,香溢街巷,口感特佳。在广灵这座小小的县城里,这家肉铺大概算是陈年老店了。

    本文网址:/show.asp?id=376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上一篇: 黄瓜礼赞
    更多>>网友评论
    发表评论
    编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