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留言 | Tags | RSS
Loading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散文随笔 > 正文

一幅中堂画的故事

作者:陶山 来源: 日期:2017/9/15 12:05:37 人气:41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

堂画的故事

(陶山记忆

广

一九四八年初冬,伟大的土地改革运动,在馆陶农村如火如荼地进行。

雷寨区,西魏僧寨村,小学教师王新,吃过晚饭,冒凛冽寒风,到民兵聊天。掀起谷稭编制门帘,进到屋内。民兵队长马宏图正凑着提灯光亮,擦拭他心受的宝贝独角龙。王新勤一进门,来一股寒,马宏图把独角龙放在桌上,就招呼民兵刘书阁,先生了,快去抱梱棉花柴,生火取暖书阁很快抱来一梱棉花柴,点着火,屋内立即暖和了许多。闪烁火苗,照亮了四周墙壁。王新勤意识的往北墙一看,看见一幅中堂画站起身走过拿起提灯,借着亮,仔细审视。中堂画已蒙上层尘灰,黑乎乎什么也看不。他拿起条旧毛巾,抹去尘灰,才看清中堂是有绢装一株画的竹子,长在乱石中。题有一首诗咬定青山不放松,根原在破中,千磨万劲,任东西南北风。落款:板桥。印鉴:燮。他自言自语:这郑变是什么人?繁体字和燮有些相似,误读为变了。马宏图看他有些喜爱,就说道,小先生,你若喜欢就拿去吧!王勤自幼聪明,无师画花鸟,什么喜登梅,莲生子,白头偕老一对雌雄白头翁)……16岁从县办教师培训班毕业,回村当了小学教师。都他小先生。马宏图参加八路军,在太行山反扫荡中,和日本鬼子拼刺刀,英勇受伤,从死逃生。复员后,回村当民兵队长。王新勤常请他到小学给孩子讲杀鬼子故事。王新勤随口问道,这幅画哪儿弄来的?马宏图说,是从地主王嘉忠家出来的!原一个漆长匣子里装着起初以为是什么宝物呢!原来幅中堂,还你画的鲜艳好看哩!拿去吧!青年民兵到书插嘴说,王老师,这是斗地的胜利果实,你得请客!其他五六个青年民兵随和道,是!当请客。王新勤立即出门回一散酒,二炒花生,一包二十支装自制白杆卷烟。大家吃喝说笑了一回,夜深新勤掉那好装进黑漆匣子里,拿回家去了。

说这幅中堂画历,和土匪汉奸来贤有些瓜葛哩

忠,少年时期,在私塾过百家姓三字经。到周庄白家学医勤奋学,医术大长。尤其得到白家治疮真传。以后自立门户,开了中药铺。他自己研制的拔毒膏生肌散、治疗红斑狼疮,无名肿毒有奇效。四八村小有名气。一九四三年初冬一天中午突然来了辆骡拉轿车,停在药铺门口。从上下来个商人打扮的年轻人,进门问道,是王忠先生的药铺吗忠出门迎道,是啊!那个年轻商人自我介绍,是北馆陶城里来的,我掌柜的长了个,请您辛苦一趟!他喊门外的赶人,把给王先生带来的礼物拿来。赶车人从内拿出六包点心,一大方茶,送到屋内。年轻又说,我们掌柜的是开饭店的,请了很多先生,贴了不少膏药,就是不见效。听说王先生治疮有名,特意来请说着从兜里掏出500元准备票(日伪统时期流行票)放在桌上说,这是一点薄礼,治好了有厚礼相谢!当时西魏僧寨村,属敌我边沿村,白天日伪活动,夜里才是我八路军游击队的天下。王忠一说进城,心里害怕,露出忧愁的表情。年轻人解释道,进城别害怕,我们掌柜的和王来贤司令是贴弟兄!一切平安!忠这才收拾齐备所需物品,给家人打了个招呼,上了车。

西门城,在路南一处门前下车。王嘉忠下来,看见门两有俩个伪军持枪站岗。那个年轻人把他领院内。北屋是一座青砖瓦房。门也有个站的。挎着盒子枪,来回走动。那个年轻人冲哨兵一点头,就领着王嘉忠进到屋内。看见师椅上坐着个身材不高的人。年轻人向他啪地一个敬礼,报告司令,王先生请到。椅子坐着的个人轻微动了下身子,露出痛苦的样子说了句,先请王先生去吃饭。这,王嘉忠才明白病人不是开饭庄掌柜的,而是王来贤,心里不由一阵紧张。

九四三,日伪军盘据在北馆陶县城。土匪头子王来贤投敌当了伪县长警备队长。伪发展到二千余人。这期间,王来贤患了恶疮---搭背疮,请了治疗,还从济南请来日本军医,都不见效。他说,王嘉忠治恶疮有方,就想去请。又怕王嘉忠不来,或借机下毒害他,就编了个理由,派了俩精明弁兵化妆成商人去请。

王嘉忠见状,灵机一动说,吃饭当紧,给司令治疮要紧。他一个洗脸盆涮干净,烧了壸开水,烫条白毛巾,用手捞出,拧了拧水,不太烫的时候,敷到患处,一会儿把纱布解开,慢慢揭下膏药,这时王嘉忠说了句,请司令忍一下,他用湿毛巾把沾在上面的药渣脓血揩干净,贴上他来的膏药。并叮嘱说,请司令忌几,别吃海鲜羊肉、鸡类食物!尽量让疮口晾着,不要再箍纱布一类东西。那人这才陪他去三盛园吃饭。等吃饭回来,来贤感觉疼痛减轻了许多。五六天时间二人陪王嘉忠,形影不离,吃住相随照顾,实为监督。七天头上,竟然结痂痊愈。王来贤高兴地说,王先生你治好了我的疮,特别感谢你!嘉忠说,给司令治病是应当效力的。王贤说,听说家不缺吃穿,我有幅中堂画送给你吧!命卫兵从立顶上拿下一个铮光明亮的黑漆匣子,拉开匣盖,拿出一卷中堂,展开看了看,黄绢装裱,画有一株竹。王贤说,这是去年到范县荡时,在一户主家铁里找到的,起初还以为是把宝剑,带回县以后,打开一看是中堂画。我个大老粗,留这个没用,送给你吧!

嘉忠知道来贤喜怒无常,翻脸杀人,闻不鲜,不敢拒绝就毕恭毕敬地双手接过。还是那俩个人赶着骡把他送回家来。他没在意把那幅中堂画随手扔到药橱顶上。

新勤总觉得这幅中堂有些来历。他县师范找语文教师宋钦来鉴赏。宋是本县山村人,早年在乡村教育家梁溟办的蚕农学校毕业,全县较有名气。他审视一番后说,这字虽不是篆隶,但力苍劲,非同凡响。这竹子画得挺拔有节,浓淡适度,不一般人能画。印章也不认识,他查了下字典,才知道读xiè而不变。我郑燮历史一无所知。王新勤说,宋老师,把这幅中送给您吧!我留着没用。丢失怪可惜的。宋钦就把自己书写的裱好的中对子送给了新勤。

九五六年,宋钦到北京检查身体,特意到国家图书馆查阅到郑燮的简历。

字克柔,号板桥,江苏兴人。系康熙秀才,雍正举人,乾隆进士。曾任范潍县。诗书画三绝画兰竹。扬州八怪之一。又到荣宝斋请专家做了鉴定,是郑板桥真迹。

幅中堂倍加珍惜地收藏起来。但从没有考虑它的经济价值。

文革风起,红卫兵两次到宋钦家清四旧。次,请出五经四书类的书一大包,还几幅名人字画,其中有幅大佛字,传说是慈所书,统统照天烧了。但红卫兵头头,听说宋钦有宝贝字画又二次到家抄,结果一无所获。其实宋钦早把它用塑料袋裹好,埋在厨房灶火坑里了。总算

钦病逝后,这幅中堂画传给了儿子宋钊。临终,特意叮嘱:这是重要文物,要加倍珍惜保护。当成咱家的传家宝。

宋钦病故半年后,有个中年人,骑着摩托车,着他的一个亲戚来到他家。递一张名青东,山东省博物馆研究员。提出要看看那幅中堂画,献钊有些犹豫,那个亲戚劝说,老林文物鉴赏专家,请他鉴赏下何妨。献一想有个明白人,指点指点也好,于是从柜子里拿出来,挂在墙上。林青东近瞅,拿着放大镜,先看竹石,足审视五六分钟,看字迹,最后看印鉴,看完后,一声不地坐在椅子上,抽出香烟吸起来。献心理有些急,问道,怎么样,幅画真伪如何?人喷了烟雾说,你让我说真话说假话?献说,当然说真话。人道,那我就实话实说,不哄不瞒,这是幅摹品,不是郑板桥真迹。献怎见得?那人道,你看这几簇竹叶,有三的,二的,有半截枝的,这都是破绽。常虎行雪地梅花五,立霜田竹叶三。竹叶应三为一簇。何况板桥画竹子,春夏秋冬,四季不同,早晚各异。可见对竹子观察入,笔下生机。这幅画用墨古板,不是板桥风格。那个亲戚低声问道价值如何?他摇摇头说,不值钱!你自己留着赏玩吧!骑摩托车驮着那位亲戚一溜烟了。

了半年,又来了个骑自行车的人,直接找到。递上一张名片。自我介绍说,我是聊城人,名叫成楼是山东美术协会会员,善画花鸟,同时也收购名人字画。直接提出要看那幅中堂画开开眼,见识见识。宋钊不好推辞碍于面子,拿出来挂在墙上。廖楼仔细审视了一会儿,就说是仿品,不是郑板桥真迹,收藏价值不大。献问,你看能值多少?他说,仿品也有买,值个五百六百的,最贵超不过千元。宋钊卷起中堂,装到匣子里,说了句,贱贵不卖成楼仍然态度平和地说,买卖不成仁义,去聊城给我联系,我招待,骑上自行车走了。

过了一个多月,进入农历腊月,有辆黑色大众轿车开到门前,从车上来俩个人,穿着打扮相当阔绰,一个40岁,一个30多岁。直接到院里问道,献钊先生在家吗?宋钊急忙从屋里迎出来说,我就是,请屋里坐。他客人到屋里。那个年轻人自我介绍说,我们是从济南来的,听说您有幅中堂画,来看看,如果合适我想买了。献拿出来挂在墙上俩人仔细看了一番,那个岁大的低声说,是仿作,不是板桥真迹。年轻人因为我们领导需要往上送礼,仿也无妨年轻人说,我们真心实意来买的,请宋先生说个价吧!宋钊说,你给多少年轻人1500元……宋钊摇摇头说,太低了!年轻人个整数2000元。献还是说不卖。个年岁大的说,你这幅画不是真迹。我们不是为送礼需要,才不买这类赝品哩!我说个居中价3000元。献想,有三人过眼,说是仿品,就今天价较高。就,那就成交吧!年轻人从提包内拿出三捆人民币交给了献钊点了下数收起来,才从墙上下那幅中堂画,卷起装到匣内,递给那个人,并送出门外俩人钻进车内,扬长而去。

尾声

后来临清业内人士透露,这三起买画人,同伙人,定的连环计。名片假的,山东省博物馆美术协会查无此人。一次是辨伪。第二次画价。第购买。本计划出价1至2万元,却三千元成交。据说香港拍卖会上拍到60万元港元,而宋献钊第二年春天在家仅盖了三间子房。


    本文网址:/show.asp?id=359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上一篇: 打月饼
    更多>>网友评论
    发表评论
    编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