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留言 | Tags | RSS
Loading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窗口 > 正文

叛(外一篇)

作者:陶山 来源: 日期:2017/8/21 11:19:27 人气:64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

(微型小说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外一篇)

心水

    几年前李森夫妇带着两个十多岁的儿女从曼谷移民到墨尔本;在开放的西方社会里成长,李琦姐弟对于保守的父母很不能适应。尤其是李琦,每次出门,妈妈总像法官似的审问她,和什么人去?到哪儿?做什么?几点钟要回来等等?如果迟归一、两个小时,又必再重新审问,母女间因此渐渐有了隔阂。

    李太对于十八岁的女儿越来越不放心,几次建议再搬回泰国,可是没人赞成。她看不惯那些洋人在火车站、停车场当众拥吻搂抱,想到女儿单身出去,一颗心难免忐忑。周末假期的舞会特别多,总不能禁止女儿参加,这些苦恼使她精神变得衰弱。

    李琦也不开心,她的朋友们在舞会上欢天喜地,她却要常常看手表,唯恐过了时间,又得向妈妈告解似般细说因由,好累好累的感受时时袭上心头。问过朋友,她们说习惯成自然,还教她怎样改变妈妈的方法。

    会考顺利过关,庆祝毕业的狂欢舞会在海滩近处的夜总会举行,出门前李太问女儿:别太晚呵!几点钟回家?我和妳爸爸去接妳好吗?

   “妈!我都要上大学了,妳别那么紧张好不好,我真的不知几时才散会。李琦匆匆走出门,转头说:我们今夜有几个派对,别等我,拜拜!明知说了也是白说,每次回家,妈妈必定在门还没推动时急急拉开才肯去睡,她常常为此而生气,又无法改变妈妈。

    李太以为最迟十二点大门会有锁匙声,可是子夜早过,她望着壁钟,到凌晨一点半,再忍不住进房推醒丈夫。李森在梦中被吵醒,问明原因,除了安慰太太外,不免也担心起来。李太要报警,又要到夜总会找,李森不为所动,报警至少要到天亮后,去找更无从着手,又不晓得在那过地方?李森泡了两杯咖啡,陪太太等待。李太太咳声叹气说:

    “女大不中留,还是早点找个婆家,免我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代了?最多还不是像妳一样,生米煮成饭时再嫁吧了。何必老担心?

    “我是怕到时别人不认帐,吃亏的是我们阿琦。

    “哈!幸好我认帐,不然妳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讲,要不是你,就不会生阿琦,我可以免去许多烦恼呢!李太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潮,婚前浪漫旖情,也不知如何拒抗的就糊涂任由他摆布了……

    李琦要走,同学们彷彿都先约定了,没人肯送她。舞会在凌晨三时结束,一大班人 余兴未尽的涌到海滩,对着繁星,聆听海韵,唱歌说笑,编织美丽的梦境。醉倒的几位男生就睡于沙上,有的涉水弄潮,微曦初露时,大家观了日出美景始开心赋归。

    回到家已是翌日清早了,一班男女同学拥着李琦入屋,李森夫妇在他们七嘴八舌的解释里,措手不及的被这班年轻人把怒气 及一夜的惊心全驱散了。李太拉着女儿进房问:真的吗?没有乱来?

     “真的啊!妳想到那里去了?

     李太想起自己当年,红着脸堆起笑容……

(微型小说)        

克夫命

心水

    金枝生来是千金命,家境富裕,又是独生女,掌上明珠般被呵护,她有对水灵灵的大眼睛,像鱼缸里的金鱼凸出眼球,老远就能望见在瞳孔出现的众生。端正五官并非天姿国色的美人,令人难忘的是挂在她脸上的金鱼眼,彷彿有千言万语,默默在凝视中倾吐事。

    十七八岁时,任何成长的少女都如盛开的鲜花,金枝发育丰满的体态宛如香甜的桃,招引蜂蝶;拜倒裙下的公子哥儿把她团团围绕,初中毕业后没多久,便传说她结婚了。失望的人很快转移目标,越战期间。阳衰阴盛,市面待字闺中的姑娘多得很,男士们真不愁没老婆呢!

    新郎和她是同乡,比她大了十来岁,可以免去服军役,她本来嘟起嘴大吵大闹,但后来还是屈服在双亲日夜疲劳轰炸的苦苦劝说。事实也给她见证那些女同学嫁给适龄者,婚后丈夫服役就守生寡,然后没多久就成了真正的寡妇。大十多年的新郎体重较胖,那晚洞房已有些醉意,金枝被他粗鲁的肥肉压到几乎窒息;粉拳乱搥死命要推开他,痛的感觉还没开始,忽然他原先沉重的呼吸声竟已静止,睁着细眼动也不动的伏压在赤裸的新娘玉体上。

    福薄的男人在洞房花烛夜还没行周公礼就心 脏突发一命鸣呼。金枝新婚就变成寡妇的消息不迳而走,她没有哭到死去活来,反而有种解脱的喜悦,只是不敢明显表露。

    尾七后她就搬回娘家,公婆把儿子的死归罪于她,明明验尸报告已证实是心脏引至,却硬说什么马上风?金 枝私下对婆婆说自己仍然是处女,婆婆蛮不讲理的绝不相信。幸而两 年后,她再嫁时,丈夫喜欢无限的如获至宝,翌日拿着沾红的白床单呈给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原先反对儿子娶寡妇的公婆才对新妇另眼相待,一年后,在战火隆隆的炮声里金枝诞下双胞胎,是双有着她一般大眼的姐妹花。戊申年(一九六八)越共发动总进攻,南起军民死伤枕藉,金枝的丈夫在总理府做守卫,是花了上百万越币贿赂才能留在后方;但 越战根本没有前线后方之别,总理府被进攻,卫 队战死过半。

    金枝这次哭到很伤心,大家都说她是克夫命,带着两个小女儿又回去娘家;她不甘心也不信命,漫长一生就此渡过,要如何去打发那些寂寞岁月呢?

    她对抗命运的方法是找了个离婚的男人,入赘到家里。双亲高高兴兴,视半子如新儿,女婿姓林,和金枝同宗。前妻不育,他侍那双天真的女儿视如己出。

    金枝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,后来增添两个儿子,林家有后,对她生了克夫命的传说再没有人提起……。

作者简介:黄玉液,笔名心水、祖籍福建厦门翔安,於南越巴川省诞生。定居墨尔本至今。业餘喜好文学创作,已出版两部长篇、四册微型小说集、两本诗集和两部散文集。共获臺湾、北京及澳洲等地十三类文学奖,并获澳洲联邦总理、维州州长及华社团体颁十六项服务奖,二零零五年获维州总督颁多元文化杰出贡献奖。三首诗作英译入编澳洲中学教材、四篇微型小说入编日本三重大学文学系教材。作品被收入多部辞典,小说、诗作入编澳洲华文文学丛书。现任「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」创会秘书长、「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」理事。中国「风雅汉俳学社」名誉社长。


    本文网址:/show.asp?id=347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上一篇: 美玉(小小说)
    更多>>网友评论
    发表评论
    编辑推荐
    • 没有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