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留言 | Tags | RSS
Loading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窗口 > 正文

殷贤华小小说三题

作者:陶山 来源: 日期:2017/6/7 18:04:54 人气:28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

殷贤华小小说三题

殷贤华

洗脚

    午饭后,栓子娘开始缝补衣服,栓子爹扛起锄头准备下地干活,忽然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,弄出很大的声响,吓了老两口一跳。因为家里已经很久没有来过电话了,老两口几乎忘记了电话的存在!

    栓子娘狐疑地接过电话,继而两眼放光,满脸兴奋,结结巴巴地说,他爹,栓子说很久没有见到我们了,很是挂念,叫我们明天进城去玩几天。

    栓子爹一听惊异地睁大眼睛说,他娘,你没有听错吧,栓子真叫我们进城去玩几天?可别遇上电话骗子呀!

    栓子娘嗔怪道,栓子的声音我还听不出来?你这老东西真是的,尽瞎想!

    栓子爹这才乐呵呵地放下锄头,使劲搓搓手,皱纹里都透出笑意,那我就不下地干活了,我得好好准备准备。

    是呀,自从栓子在县城结婚后,就很少回农村老家看望爹娘了。老两口虽然很想念栓子,但丝毫不怪罪他。老两口知道栓子工作很忙,知道儿媳是城里人,不愿意来农村。有几回老两口想栓子想得厉害,就自作主张到县城去,但儿媳总是板着脸不冷不热地,栓子也没有时间陪他们,只得匆匆回去了。

    而这次,栓子竟然亲自打电话来,叫老两口进城去玩几天,这实在是太好了!

    第二天,老两口有些忐忑地叩开栓子家门,见儿媳一脸笑容,悬着的心才放下来。

    栓子赶紧接过爹的大背篓,心疼地说,爹,您来就来吧,带这么多东西干啥,累坏了吧?

    栓子爹不以为然地哈哈大笑,不累不累,都是你从小喜欢吃的猪油泡粑、艾叶饼、甜酒鸡罐,我和你娘昨夜忙到差点天亮才做好呢!

    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,有人高声评论。老两口这才注意到,栓子家里还来了一桌客人。这都是我的一些同事和好朋友,这老黄,这小丁,这小王,栓子把客人一一介绍给爹娘。

    午饭准备得非常丰盛。栓子不停地给爹娘夹菜,客人不停地给老两口敬酒、添饭、舀肉汤,吃得老两口都嘴角流油,满脸红光。

    这顿饭吃了很长时间,大家都喜笑颜开,酒足饭饱。午饭后,老两口准备收拾餐桌,但客人们都拦住说,老人家太累了休息一下,洗碗的事情让我们来做吧!

    老两口推辞不过,只好作罢。正准备洗脸洗脚睡午觉,却见栓子端着一盆热水来到客厅。栓子说,爹娘啊,孩儿不孝,因为工作太忙很少回家,今天就让我给你们洗洗脚尽尽孝吧!

咦,这是怎么回事?老两口对望一眼,愣住了。栓子爹脑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,抖声说,儿啊,你不是在单位出了什么事,要离开我们呀?

    客人们一听哄堂大笑说,老人家,您想到哪里去了?栓子局长的事业如日中天,即使出事,那肯定也是出好事啦!

    谈笑间,栓子已经扶娘坐好,帮娘细心地洗起脚来。这场面实在是太感人啦,有客人拿出摄像机,把这温馨幸福的一幕录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回到农村老家后的一天晚上,老两口看电视,无意中发现屏幕上出现栓子给他们洗脚的画面。电视上说,栓子同志不仅获评“最孝德干部”称号,还在换届选举中顺利当选副县长!

    老两口面面相觑,一种难言的情愫涌上心头……

说话算数

    娆娆长得很漂亮,有多漂亮呢?打个比方吧,只要娆娆上动物园,孔雀见了她,都不好意思开屏。再打个比方吧,只要娆娆一上街,交通立马拥堵起来:男人们都粘着她,看脸蛋,看身材,看胸看臀,眼光大都色迷迷的。女人们也都瞅她,也看脸蛋,看身材,看胸看臀,但眼光大都是羡慕嫉妒恨的。交警经常对娆娆抱怨:姑奶奶,求求你,逢集天你就不要出门给我们添堵了!

    这样一来,娆娆家的门槛差点被提亲的人踏破了。娆娆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,住的是普通居民房,门槛已经很旧,当然很容易被踏破。娆娆爸爸妈妈满眼憧憬地说,娆娆,你得给我们家钓个金龟婿,我们还靠你享福呢!

    娆娆知道自己漂亮,走路都是抬头望天,根本不看人。娆娆来到电视台接待大厅,翘起二郎腿,傲慢地对工作人员说,去去去,把你们“寻找金龟婿”节目导演给我叫来,我可以让你们节目更火!

    导演听了很不爽,哼了一句“好大的口气”,板着脸来到大厅,但他一看娆娆的长相,火气马上就烟消云散了。导演笑呵呵地说,愿意为超级美女效劳,我们马上宣传包装造势,为你海选金龟婿!

    “寻找金龟婿”是电视台开办的一档相亲栏目,专为美女、富豪量身定做。这个节目虽广受批评质疑,但丝毫不影响节目的红火热播。娆娆的征婚形象宣传片一经播出,立刻吸引了全城富豪报名角逐。电视台收视率节节攀高,喜得导演眉开眼笑。经过一波又一波的选拨淘汰,四位金龟婿候选人杀入决赛。

    在电视台演播厅直播现场,望着娆娆手中的红绣球,第一位候选人迫不及待登场。他双手捧着一块砖说,娆娆,嫁给我吧,我家里这样的砖多得很!那砖闪闪发亮,发出黄色而刺眼的光芒。哇,原来是金砖!观众席上一片赞叹,娆娆眼睛看得发直。

    第二位候选人也不甘示弱,他扛起一艘小船说,娆娆,嫁给我吧,我家里这样的小船多得很!那小船闪闪发亮,发出白色而刺眼的光芒。哇,原来是银船!观众席上又一片惊呼,娆娆爸爸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第三位候选人却不紧不慢地登上场。他从身后拿出一朵玫瑰花说,娆娆,嫁给我吧,我家里这样的玫瑰花多得很!那玫瑰花虽然外形脱俗、颜色艳丽,但毕竟只是一朵花啊,观众席上传来一片哄笑声。

    第三位候选人面对观众席,轻蔑地哼了一声,摇头晃脑地说,你们知道这花叫啥名吗?这花叫朱丽叶玫瑰,是“玫瑰之王”,每朵价值500万!它曾经亮相于2006年的切尔西花展上,是世界上最昂贵的花,你们上网查查吧!

    观众正发愣,第四位候选人闪亮登场了。他把一个瓶子举过头顶说,娆娆,嫁给我吧,我家里这样的瓶子多得很!那瓶子造型奇特古怪,观众席上不再哄笑,而是窃窃私语,争相猜测。

    第四位候选人环视一周,得意洋洋地说,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?这是浴檀金沐浴露,世界上最昂贵的沐浴露!浴檀金是根据印度国王阿育王沐浴的古方,以百花精华添加檀香、沉香等名木成分,加上金箔调制而成。经佛法加持,是印度皇室专用浴品。浴檀金具有延缓肌肤衰老的功效,能帮助肌肤充分享受斋浴的滋养,重回年轻,焕发光华!娆娆妈妈听得心痒难熬,恨不得马上抢过来试试。

    四位候选人都富得流油、难分伯仲,娆娆恨自己不能分身,四位都嫁。那究竟选谁?娆娆和爸爸妈妈讨论来讨论去,一时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观众席上站起来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伙子,他大声说,娆娆,四位候选人的这些宝贝我都有,你能嫁给我吗?

    这话犹如平地惊雷,令演播厅晃了几晃!所有人听了都大吃一惊,娆娆和爸爸妈妈眼睛瞪得滚圆。看着面前这个神秘的男人,娆娆感到一阵幸福的眩晕!她结结巴巴地回答,如果这些宝贝你真的都有,那我,我,我就嫁给你。

    说话算数?小伙子眉头一挑,挑衅地问。

    这不是直播现场吗?这不是有公证处公证员在场吗?我说话肯定算数。娆娆说话急急的,她生怕这个超级金龟婿跑了。但她还是不放心地再次强调,不过,你得证明这些宝贝你真的都有:黄金、白银、昂贵的花、昂贵的沐浴露……

    小伙子哈哈大笑上台,递给娆娆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东西,原来是一瓶“金银花露”,果然是有金有银,有花有露!

    在大家的一片愕然中,小伙子哈哈大笑,扬长而去……

升级

    萎哥是个“妻管严”,家里大事小事都做不了主。即使朋友约他玩,他也必须给老婆金花请示汇报,征得老婆大人点头同意才能出门。

    这天晚饭后,萎哥接到朋友紧急电话。原来他们打麻将“三缺一”,约萎哥去凑角。萎哥很久没有打麻将了,顿时觉得手痒难耐。

    怎样才能脱身?萎哥眼珠一转,心生一计。他拿起电话对金花说:“老婆,刚才你也听到的,单位通知紧急加班,我必须马上去单位一趟!”

    金花狐疑地盯着萎哥,不太相信地问:“这时候才通知加班,你是不是骗我哟?”

    萎哥委屈地说:“老婆大人,单位真有急事,我哪敢骗你呀!”然后响亮地拍着胸脯,咬牙赌咒发誓:“我如果骗了你,我……我就是你儿子!”金花忍俊不禁,手一挥,放了萎哥出门。

    第二天,金花遇见萎哥的一个朋友。那人对金花说:“大嫂,萎哥昨天晚上赢了我们好多钱,怎么不请客呀,太小气了吧?”金花脸一沉,没答话。不用说,金花怒气冲冲地回到家,把萎哥这个“儿子”狠狠修理了一顿。

    几天后,又有狐朋狗友约萎哥去吃特种养殖场生产的娃娃鱼,吃后还去逛夜总会。这娃娃鱼萎哥从没吃过,当然很想尝尝鲜。况且饭后还要去夜总会,这可太刺激太销魂了!萎哥顿时觉得心痒难熬。

    怎样才能脱身?萎哥眼珠一转,又生一计。他对金花说:“老婆,我妈身体不好,我想下午抽时间回老家看看,反正不远,吃了晚饭就赶回来。”金花知道萎哥乡下的老妈最近身体不好,按理应该同意萎哥回去尽孝,但她仍然不放心地问:“你该不是又骗我吧?”

    萎哥再次响亮地拍着胸脯,咬牙赌咒发誓:“这次我如果还骗你,我……我就是你孙子!”金花哼了一声,警告道:“这次可别又降了辈份!”

    深夜,萎哥还没回家。金花跟萎哥打电话,萎哥正在夜总会逍遥,哪里注意到电话铃声?金花只得跟乡下老家打了个电话,萎哥一下子又露馅了。不用说,萎哥一回到家,就成了“孙子”,被金花责罚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时间,萎哥仍然旧习难改,又赌咒发誓撒谎了几次,但都被金花识破。萎哥先后又做了金花的“玄孙”“玄玄孙”等,辈份越来越低。金花不再相信萎哥的赌咒发誓,干脆再也不放萎哥出门。渐渐地,萎哥也乖巧了,不再抱幻想出门与狐朋狗友鬼混,天天晚上守着金花过日子,倒也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这天,萎哥与金花在家吃晚饭,忽然手机响了,是陌生来电。萎哥一接听,露出惊喜万分的表情。萎哥对金花说:“老婆,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出差到这里,来去匆匆,走之前想见我一面。我想出去一趟,一个小时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次金花开了恩,同意萎哥出门。金花意味深长地严重警告:“你的辈份已经很低很低了!如果再骗我,后果很严重!”

    萎哥气喘吁吁地赶到咖啡城一楼八号桌,他的初恋情人佳佳早已等在那里了。佳佳有些伤感地说:“萎哥,我和我老公明天就去澳大利亚定居了,以后我们还能不能见面,只有看缘分啦,所以今天约你见上一面,祝愿你和金花姐幸福啊!”佳佳朝窗外看了看,但她没有看到一路跟踪而来的金花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萎哥怅然若失地回到家,打开门,却见金花一个人在客厅里面哭。萎哥哄了好久,金花才开口说话:“你又骗我!幸亏我跟踪你,不然怎么知道你是会初恋情人佳佳去了!”

    萎哥一看事已败露,慌忙跪下承担责任:“老婆,我不该又骗你,我认罚!”

    金花仍然哭:“好的,你要跪,就到里屋去跪吧,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萎哥纳闷地走进里屋,看见墙上挂着金花的黑白照片,照片下摆着个小香炉,小香炉里还插着三柱香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金花还哭:“你这骗子,先后当过我的儿子孙子玄孙玄玄孙,辈份低得不能再低。今天你又骗我,我已升级成你的老祖宗,成为你家的先人板板!我只能挂在墙上,接受你的跪拜啦……”

    作者简介:殷贤华,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。已在《北京文学》《四川文学》《山东文学》《天津文学》《北方文学》《短篇小说》《小说月刊》《故事会》以及新加坡作协《新华文学》《越南华文文学》等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3200余件,有200余篇作品被《小小说选刊》《微型小说选刊》《读者》等文摘类纸媒转载,中国作协《小说选刊》转载其作品4次。自2011年起连续6年入选中国作协、中国小说学会等选编的微型小说年度权威选本及排行榜,部分作品入选全国各地中高考试题及教辅读物。曾总监制全国公映电影《返乡》,获《小说选刊》全国微小说精品奖等奖项,出版小小说集《天壤之别》等。


    本文网址:/show.asp?id=320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更多>>网友评论
    发表评论
    编辑推荐
    • 没有资料